中国二胡网 - 二胡音乐欣赏及交流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资讯

二胡资讯

    二胡叙事曲《新婚别》赏析
    发布时间:2015/7/4 17:52:47   点击量:292   赞:3

      二胡叙事曲《新婚别》,由著名作曲家张晓峰、朱晓谷作于1980年,是一首获得广泛肯定的成功作品,是一部音乐与文学完美结合的典范之作。乐曲取材于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同名乐府诗,是杜甫所作著名的《三别》(《新婚别》、《无家别》及《垂老别》)中的第一首,叙述了一对新婚夫妇在“安史之乱”中的不幸遭遇。它歌颂了中国古代妇女深明大义,以国家利益为重的精神。同《满江红》一样,该曲表现的也是尽忠报国的主题,却缠绵悱恻,另有一番情调——红烛高照的新房里,新婚的妻子羞涩、焦急地等候丈夫的归来,憧憬着婚后美好的生活。但是无情的现实却是丈夫即将出征,真所谓“新婚即别何匆忙,为国捐躯断衷肠"……

      唐代的安、史之乱刀兵四起,给人民带来了一场深重的灾难。为了防守边关、平定叛乱,朝廷四处征兵,连新婚夫妇也不能幸免。「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昨晚刚刚完婚,今早出征的丈夫就将告别妻子,为国戍边。「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丈夫忍痛从军,妻子含泪送别,难舍难分,泪眼相望,柔肠寸断。正当生离死别时,无情钟声催人紧,妻子含着热泪,凝望着丈夫远去……

      全曲共分三段,分别是「迎亲」、「惊变」及「送别」,乐曲采ABA三段体的奏鸣曲式呈现,而在乐曲最前面及最后面尚有「引子」及「尾声」。曲名定为「叙事曲」,内容当然有着故事情节的描述,但不止如此,作曲家还运用了许多方式来刻画新娘子的情感变化,从而使这首乐曲更加生动、感人。主奏的二胡就如同是新娘子自己,诉说着这处于乱世的爱情故事,也表达着自己的情感变化——从羞涩、欣喜、甜蜜,到紧张、惊恐、痛苦,再到哀伤、矛盾、悲愤,最后坚定、激昂及思念等。细腻的情感刻画,丰富了乐曲的内涵,并透过演奏者成功的演奏诠释,散发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引子】:一曲以姜白石歌曲《鬲溪梅令》的音调为素材发展而成的悲壮引子,铺陈出安史之乱的背景,描绘战火纷飞、兵慌马乱的时代,奠定了由战争带来的人生最难舍的离别基调。随后,调性一转,明亮悠扬的竹笛声,展现了山清水秀的乡村美景。在古筝似流水般的拂音后,开始诉说着这个悲壮的故事。

      【迎亲】:这部分由「待嫁」、「迎娶」和「洞房夜语」三个段落组成:

      「待嫁」:二胡以慢速奏出由《鬲溪梅令》发展而成的主题旋律,柔美动人的旋律刻画出一位秀美的农家姑娘梳妆待阁的形象,人们似乎在音乐中感受到新婚少女含羞视镜、娇羞无限的身姿,委婉质朴的乐曲把少女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表现了出来。此处的滑音演奏很好地表现了闺中少女含情带羞的形象。

      「迎娶」:在欢快的迎亲鼓乐声后,二胡以自由舒展的曲调,细腻多变的技法,以及与大革胡的对奏,钢片琴的点缀等手法,形象地表现了洞房花烛之夜的喜悦情景。该段对婚礼场面的描写尤为成功。乐队伴奏中以民间吹打乐的演奏形式把迎娶新嫁娘的仪仗队、欢乐的人群及新郎新娘双方亲朋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生动地表现了出来。弱起渐强的欢快旋律很好地模拟了迎亲的花轿在行进时一上一下的律动感以及迎亲队伍吹吹打打的热闹景象,生动活泼。

      「洞房夜语」:二胡以细腻婉转的散板独奏手段,把兴高采烈的众人散去后,洞房花烛夜新娘含情脉脉的情景含蓄地表现了出来。这段二胡的旋律节奏较为自由,滑音的使用较多。新娘子终于见到了新郎,洞房花烛下只有小两口,新娘子的羞涩及甜蜜表露无疑。作曲家在这段用了二胡与革胡(或大提琴)对话的方式,刻画新娘与新郎喃喃对语,互诉衷肠,深情款款的感人一幕。这一段的深情、甜蜜,与乐曲接下来的悲剧色彩形成了很大的对比,加大了乐曲整体的表现张力。

      【惊变】:定音鼓的滚奏,仿如一阵闷雷声从远处滚过。戏曲的“乱锤”节奏和二胡激愤的散板旋律交织在一起,犹如风云突变——官吏深夜抓丁。随后,乐曲运用“紧打慢唱”的手法,二胡的“慢唱”恰似哀号、乞求,乐队则以急促的十六分音符节奏“紧打”衬托,更增惊慌之状;紧接着,二胡把叛军乱杀无辜,统治者强征兵丁的形象用杂乱急促的节奏及二胡集群快弓表现了出来,使人似乎感到战争硝烟突起,一片狼藉的景象。最后,二胡的华彩乐段出现,跌宕起伏,如泣如诉的散板旋律,表现了“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的情景。

      【送别】:乐队的节奏缓慢进行,二胡运用探弦、颤音、滑音、抖弓等技法润饰主题,表达了新人离别的痛苦与悲哀。“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新婚的丈夫被征丁,就要上前线,连丈夫家人都认不全的新娘的心被这残酷的现实击碎了。“车磷磷,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宵”(杜甫《兵车行》)。妻子离别的泪水已经流干!夫君啊,家中事,我会做得更好。接着,悲哀的旋律逐渐变成了坚定的音调,犹如新娘强压悲痛,嘱咐丈夫“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最后,妻子毅然将长刀递给丈夫,慨然送其出征。中国妇女传统的以大义为重的高尚情操在乐曲的高潮乐段充分展示了出来。抹去离别的泪,我将不再梳妆,最美的心儿、最美的记忆都只留给你——“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

      【尾声】:乐队奏着象征匆匆行军步履声的固定音型,二胡则以缓慢的速度奏出了主题片断,音量愈来愈小,最后消失在极低的泛音上,描述了军队已经远去,妻子含泪送别的景象,把“人事多错迕,与君永相望”的思念之情意味深长地展示给了听众。

      中国妇女是可敬可爱的!她们忍辱负重,舍身取义,是美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上没了她们,一切将会暗淡无光。她们是善良的化身,她们是文明的使者,值得所有艺术家为她们倾情歌唱! 

     
    附:

    杜甫·新婚别
    兔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
    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
    结发为君妻,席不暖君床。
    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
    君行虽不远,守边赴河阳。
    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
    父母养我时,日夜令我藏。
    生女有所归,鸡狗亦得将。
    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
    誓欲随君去,形势反苍黄。
    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
    自嗟贫家女,久致罗襦裳。
    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
    仰视百鸟飞,大小必双翔。
    人事多错迕,与君永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