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胡网 - 二胡音乐欣赏及交流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资讯

二胡资讯

    二胡的演奏方法
    发布时间:2013-03-04 09:01:03  点击量:3772  赞:332
    科学的二胡演奏方法.科学的演奏方法,在动作上应该是轻松和自然的。演奏者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是要使动作尽量地符合生理运动的自然规律。其次是力量的传导要通畅,不能在肘部、腕部有所阻塞或抵消。第三是乐曲需要一分力量,决不用两分,要学会在演奏时“忙中愉闹”,积极地休息,把力量用在必要的地方。
    科学的演奏方法,在发音上应该是圆润、流畅和富有弹性的。要做到这一点,主要的是掌握好弓子与弦最佳的压速比例和左手手指对弦恰当的作用力。这个“最佳”和“恰当”是要根据乐曲的特定要求而随时变化的。科学的演奏方法给了演奏者以最大的变化可能性,如果演奏法不够规范,则会带来音乐表现上的障碍。
    不论在课堂上,还是在教科书中,似乎把“放松”作为科学方法的代名词。但放松只是一种概念,在具体的演奏中,却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放松并不是松软无力,也不是所有的技巧都需要放松。从原则上来讲,放松就是不浪费力量。它在演奏中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尽量保持自然状态。二胡演奏中的放松取法于自然。我们说的放松并不是肌肉的完全松弛,如:坐时哈腰、驼背,好像比坐姿正直要松弛,但并不自然,也不利于演奏,因此不符合科学放松的原则。科学的放松原则,是指绝不把劲使在不该用的地方,而要将力量集中用在必要的点上,具体举例讲,演奏时两腿放平,两脚着地是符合自然坐态的,但有些演奏者却将左腿高高抬起,以脚尖点地,这部分的力量对演奏没有起到什么辅助的作用,得到的却是不雅观的演奏姿态。又如,演奏时两肩应该自然下垂,这样既轻松、美观,又便于充分利用手臂的重量,但有的演奏者将两肩抬起,浪费了这部分力量不说,还抵消了手臂下沉的重量,且姿态不佳。再如:持琴时在上把位,左大臂与体侧应保持45度角,这是一个最佳的角度,既自然松弛,又利于演奏,可有些演奏者将大臂高抬成近乎90度角,这个抬臂的力量纯属浪费。当把位换至中、下把时,大臂应该随之而下降,与体侧的角度变小,这是自然的,也是正确的,但如果大臂不随之下降,仍保持与体侧45度角,这就属于紧张了。反过来讲,如果在上把位,大臂就下垂,与体侧角度过小,好像是松弛了,但不利于演奏,也不自然,回此也是不正确的。人的手呈半握拳状是最自然松弛的,在按指时能保持最接近半握拳状的手型是符合科学放松原则的,但如果强调用手指尖按弦,而不是用指尖与指面交界肉多处按弦,必然导致手指过度弯曲,只能引起手指紧张、不灵活、发音薄等不良后果。在拉弓时,右大臂过早抬起,或推弓时大臂不能及时收回,使大臂架起,既浪费了抬大臂的力量,又抵消了手臂下沉的重量,还使右半弓的发音难于控制,所以它也是不符合科学放松原则的,但有些二胡技巧非手臂紧张不能奏出,如:伸展按指、飞弓、弯柱法等等,这种为演奏所必须的紧张并非错误。总之,在演奏状态上,包括坐姿、手型、动态等方面,讲放松就一定要把握住自然与必须这两个前提。
    2.充分利用自然重力,如:二胡演奏中弓子贴弦的力量,就主要来自于手臂下沉的重力,再经过中指和无名指的动作来改变力的方向,从而形成弓毛对琴弦的一种斜向压力。在以中强以下力度演奏时,手臂自身的重量已足够提供弓毛贴弦的需要,在用很强的力度演奏时,可以采取身体微微前倾,将部分身体的重量加上,这样也就完全能满足弓子所需的贴弦度,而下需要再依靠肌肉紧张的力量来推压弓子了。又如:左手由低把位向高把位换把时,只需虎口一松,手臂就会在自然重力的作用下向下“掉”,根本用不着再人为地加什么力量了。再如:在演奏舒展、歌唱性的旋津时,一般运弓较宽,这时演奏者的身体可以随着弓向微微左右摆动,使拉弓时身体的重心偏向右侧,弓子也会在自然重力的作用下轻松地拉出;同样,使推弓时身体的重心偏向左侧,弓子也会在自然重力的作用下轻松地向左运动,等等。总之,在演奏中充分地利用自然重力,也是一个重要的放松技巧。
    3.充分利用自然惯性。物体运动就必然会带来惯性,能充分地加以利用,它就会成为一直供力到换弓,那么弓子突然地反向运动,就会像全速向前行驶的汽车聚然倒车一样,其惯性非但不能成为助力,相反还要抵消掉等量的有效动能.在运弓中手腕所起的缓冲作用。就是用来控制惯生运动的,更有一些弓法技巧,如:抛弓、自然跳弓、同向原位击弓等等,本身就是利用弓子运动的惯性来演奏的,如果不能掌握其规律,是很难运用好这些技巧的。在乐曲中,有不少可以充分利用惯性轻松演奏的地方,就看演奏者能不能巧妙地运用它罢了。
    4.左手不要强调保持手型。如果我们将正在按弦的手指称为“上班”手指,将暂时离弦的手指称为”下班”手指;那么,当一个手指按在弦上,其它的手指如果不呈保留状态。又不处于快速待命的情况下,就都应该松弛成自然弯曲状态,而不要使手指紧张地悬于音位之上。这样,可以使左手得以充分的休息。
    5.在演奏长音时,弓毛要在发音的瞬间“抓”住琴弦,以奏出音头。这时,右手当然要拿住弓子,给以一定的力量。但当长音发出后,右手就应该随即放松,以能保持琴弦正常地延续振动力度,而不必始终紧紧地抓住弓子不放。此时最好能使右手成为一种下意识状态,即:让右手暂时从意识中消失,至下一个音奏出前,右手再加力准备发音。这样,可以使右手经常得到充分的休息,这也是放松的方法之一。
    6.在一个乐句中,井非每个音都是重要的,都需要用力奏出。也如同我们平时讲话。重要的词就需要清楚、有力他讲出来,不重要的词就应该柔和地轻轻一带而过。那么在演奏时也同样要区分乐句中的主音和辅音,根据乐曲情绪的需要,该强调的音符清晰地奏出,而将那些不该强调的音符轻轻地一带而过。这样,既可使音乐生动多变,又大大地减轻了演奏时的劳动强度。
    7.如有伴奏,要将以伴奏声部为主的乐句或段落的表演权交给伴奏乐器,独奏者则可放松轻奏,既得以休息,又使二胡的音色在再次出现时给人以新鲜感,丰富了乐曲的演奏,一举数得。
    8.在必须用劲强奏的乐句之前故意放松轻奏,一方面可保存实力,另一方固可与后一乐句形成强烈的对比,增加演奏的戏剧性,效果非常好。
    9.即兴调整紧张度。一首乐曲的演奏,总是在时刻不断地变化中进行的,这种受化,并不完全是预先处理好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演奏者在表演时的即兴发挥。越是优秀的演奏家,这种即兴发挥就越是丰富,越是精彩。我们在演奏时,紧张度是需要随着音乐的展开即兴地调整的。这种紧张度包括动作上的和心理上的,当自我感觉稍紧,或一段紧张的音乐过;就要及时地放松;过一段以后,又要适当地紧张一下,就这样在有松有紧、有强有弱、有连有顿、有长有短等各种变化和对比中完成一首乐曲的演奏。这种即兴的变化,是演奏者乐感和经验的具体体现,井没有多少规则可言,有一句名言叫做:‘艺无定法”,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科学地用力,对力量的使用“借墨如金”,正如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1882-197l)所说的“需要学会在音乐创作上的节省”。节省而不吝啬,不该用处点滴计较,该用处尽力而为,这就是放松的原则;而处处能做到恰到好处,这才是艺术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