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胡网 - 二胡音乐欣赏及交流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资讯

二胡资讯

    二胡在中国发展衍变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5-06-20 17:55:31  点击量:510  赞:3

        “奚人作琴便马上,弦以双茧绝清壮。高堂一听风雪寒,坐客低回为凄怆。声如洞箫亢如歌,众音疑是此最多,可怜繁手无断续,谁道丝声不如竹。 ” ——刘敞

        二胡,是我国影响最大、流传最广、最具代表性、最具中国气质和韵味的拉弦乐器。古代又称为“奚琴”、“嵇琴”,始于唐朝,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作为胡琴家族中的主要成员,二胡如今在全国各地都达到相当普及的程度,在民乐团中是主要的旋律乐器,亦是各族音乐中重要的伴奏乐器和主奏乐器。

        话历史

        发源于古代北方少数民族

        二胡始于唐朝,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它最早发源于我国古代北部地区的少数民族奚族,当时称为“奚琴”。奚族,在南北朝时称库莫奚,是居住在我国东北西拉木伦河流域的一个部落。唐末之时,一部分奚人西徙妫州(今河北省怀来县),别称西奚,五代十国时,东、西奚渐与契丹人相融合。

        宋代音乐理论家陈旸所著的《乐书》(卷一二八)中载有:“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鼗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 ”据陈旸所考,胡琴当为唐代末年我国北方西奚所用的一种乐器,它是在古代弹弦乐器弦鼗的基础上衍变发展而成的,其演奏方法与轧筝相似,完全是受到唐初汉族轧筝的影响所致,不同之处是胡琴只有两条琴弦,轧时竹片不在弦的上(外)面而处于两弦之间。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在《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一诗中所写“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的诗句,一向是胡琴在唐代已开始流传的重要证据之一,虽然有学者认为这里的“胡琴”并非指二胡的前身拉弦乐器,而是指由胡部所传入的弹拨乐器,即今天的琵琶。但朱晓生表示,根据各种记载,二胡在唐代已经传播开来,却是不争的事实。盛唐时期,诗人孟浩然也在《宴荣山人池亭诗》中记述道:“引竹嵇琴入,花邀戴客过。 ”

        南宋的陈元靓在《事林广记》中记载:“‘嵇琴’本嵇康所制,故名‘嵇琴’。二弦,一竹片轧之,其声清亮”。因为《事林广记》属于民间百科全书,所以其所说的“嵇康制嵇琴”就如同“阮咸制阮”的传说一样,其实并不属实,只是一种对历史上音乐大师的追忆和美化而已。

        二胡是中华民族乐器家族中主要的弓弦乐器(擦弦乐器)之一,在现当代影响日渐深远,队伍逐渐扩大,已成为我国独具魅力的乐器。然而最初亮相于中华大地的二胡,只是几丝偶尔飘过长安、跌落灞桥的大漠飞声,并未能进入汉族器乐的主流。直到北宋,欧阳修在《试院闻奚琴作》诗云:“胡琴本出胡人乐,奚奴弹之双泪落”,二胡在众多乐器中仍是被边缘化的胡乐。到了元代,胡琴不仅开始在宴乐中用于独奏或合奏,还广泛用于军队的演奏活动中。《马可·波罗游记》中曾记载:“鞑靼人又有一种风俗。当他们队伍排好,等待打仗的时候,他们唱歌合奏他们的二弦琴,极其好听。”至明代时,二胡真正形成了一种成熟的弓弦乐器,在“胡琴,制如火不思,卷颈,龙首,二弦,用弓捩之弓之弦以马尾”(《元史·礼乐志》)的基础上加上了围定弦长的千斤,与今形制已大体相同。

    相关专题:

        说形制

        “二弦”惹怒嘉庆险些绝响

        朱晓生介绍说,二胡和其他弓弦乐器的构造基本相同,分为琴杆、琴筒、琴轴及琴弓等部件。除琴弓为竹制外,其他部件均为木制。琴筒主要分圆八角和方六角两种,此外还有扁圆筒、圆筒等形制。琴筒一端蒙以蟒皮,张两根金属弦,演奏手法十分丰富,左手有揉弦、泛音、颤音、滑音、拨弦等;右手有连弓、分弓、顿弓、跳弓、颤弓、飞弓、拨奏等。

        作为继古琴之后中国民族乐器之王的二胡,与古琴有着截然不同的品质和身世。古琴音色清空寥落,幽远深沉,与志存高远却往往为俗世不容的文人雅士契合,而二胡不但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市井乐器,而且还是出自“化外之邦”的北方奚族之手。在二胡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人间神器般的“焦尾”、价值连城的“春雷”。

        由于种种因素,二胡在中国古典音乐史上,非但缺乏古琴那龛壁供奉般崇高的地位,而是流落民间,潦倒街巷,更曾几起几落,备受政治风雨摧残。满清王朝入关后,中国民族斗争异常激烈,对异族统治的刻骨之恨与统治者的残酷镇压在清朝中前期达到了高峰。这种严酷的政治气候不光表现在刀光剑影的沙场,更反映在对字意、语音的无边臆想甚至是歪曲和捏造上。清仁宗嘉庆即位之后,太上皇乾隆久未还政,一时形成二皇共政的局面,这成了平庸的嘉庆的一大心病和隐痛。戏曲唱腔中的“二簧”似有影射“二皇”之嫌,就被看作是对嘉庆的不敬;二胡上的老弦、子弦――亦称二(儿)弦,又沾惹了“二皇”。更有甚者,若是在演奏二胡的过程中断了老弦或者子弦,那简直是要遭杀头的大祸。于是,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胡琴声喑,乐师改弦,二胡在中华大地几近绝迹,二胡创作史留下了一段触目惊心的空白。直到晚清各种矛盾激化,朝廷无暇顾及这些细枝末节时,咿咿呀呀的胡琴声才从梨园的高墙内重新传了出来。

        表音色

        声如洞箫亢如歌 千百年来多凄楚

        二胡的音色具有柔美抒情之特点,发出的声音极富歌唱性,宛如人的歌声。形成这一特点的原因,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内外定弦的音高与弦的张力适宜,另一方面是由于琴筒的一侧是用蟒皮蒙制的。因此,在一般演奏时无需大力度按弦和大力度运弓,即可发出平和柔美之声。朱晓生表示,二胡最大特色是它的歌唱性,唯有西方的小提琴可以与之相比,它善于叙事,既适宜表现深沉悲凄的内容,也能描写气势壮观的意境。关于此点,宋代刘敞诗中有着生动的描述:“奚人作琴便马上,弦以双茧绝清壮。高堂一听风雪寒,坐客低回为凄怆。声如洞箫亢如歌,众音疑是此最多,可怜繁手无断续,谁道丝声不如竹。 ”

        胡琴种类繁多,二胡是其中应用得最为普遍的一种。禀性特异的板胡、圆润浑厚的中胡、低沉压抑的革胡,高亢清亮的高胡、尖厉响亮的京胡……都是这个大家族的成员。其中革胡因先天不足已渐被成熟的西洋乐器大提琴所取代;中胡、高胡几乎不能用于独奏;板胡地域特征太强,均难广为流传,受众甚少;京胡虽然也不能用于独奏,但凭借着近现代京剧在中国舞台上一统天下的地位,无论男女老少,也都熟悉了它既尖且高的奇特音色。

         历代二胡名曲多凄楚,也许与它是一种纯粹的民间乐器相关。封建社会中王朝兴亡与否,作为社会最底层的百姓,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无论天下姓甚名谁,二胡依然揉弦如抽泣,运弓若喟叹;连弓时如同千里愁云无断绝,断弓处恰似万家掩面不成声。《汉宫秋月》的幽怨哀婉,《江河水》的悲愤激越,《二泉映月》的苍凉沉郁,《病中吟》的凄苦无奈……无不体现出二胡这种乐器天生的悲情。

        道传承

       刘天华推动登上大雅之堂

        自明末起,随着拉弦乐器的崛起,二胡演奏技巧日趋成熟,传遍大江南北,逐渐成为受到平民大众所喜爱的乐器,然而在以古琴、琵琶等弹拨乐器为主流的士大夫文化一统天下的封建时代,弓弦乐器的地位仍然没有得到提高,很少在正规演出中作独奏表演,因而在漫长的年代中,并没有产生出多少脍炙人口的二胡曲。

        朱晓生介绍说,二胡历史上必须提到的是著名民族音乐家刘天华先生,上世纪二十年代,刘天华对二胡进行改革、统一定弦,使二胡从民间伴奏中脱颖出来,成为独特的独奏乐器。“刘天华是第一个致力于二胡研究、改进和创造的音乐家,他吸收了西洋小提琴的一些技法,丰富了二胡的表现力,把二胡提高到可供独奏的地位,使之从一种纯民间的大众乐器,成为官方与文人所认可的主流乐器。他还将二胡纳入高等音乐学府的教学之中,设立了二胡专业,编写了最早的二胡教本和一套练习曲,创作了《病中吟》等十首二胡独奏曲,从此开创了二胡艺术的新纪元。 ”在这以后,出现了华彦钧(阿炳)、刘北茂、蒋风之等一大批民族民间二胡演奏家,他们的作品如《二泉映月》(阿炳)、《小花鼓》(刘北茂)、《怀乡曲》(陆修棠)、《流波曲》(孙文明)等均是脍炙人口、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乐曲。

        新中国成立后,民族音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二胡艺术的发展也随之突飞猛进。这件家喻户晓、流传最广、最富韵味的中国传统拉弦乐器,在一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以酷似人声的音色气韵,从流浪街头、凄风苦雨中一步步走进了世界艺术的大雅之堂。那份横越千年的忧患与创痛,终于在一个全新的时代画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