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胡网 - 二胡音乐欣赏及交流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二胡资讯

二胡资讯

    《追梦京华——第二二胡协奏曲》赏析
    发布时间:2015-06-22 18:00:49  点击量:302  赞:1
     
      《追梦京华——第二二胡协奏曲》,由关乃忠作曲。
      作曲家自述:童年时代的北京给了我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象。绿树、蓝天、金瓦、红墙。那故宫的威严神秘、北海的清秀美丽、琉璃厂的书香气息、天桥的世俗风情都给我永生难忘的记忆。我多么的希望在梦中再重温这一切,可惜我的梦中却永远也梦不到它。有人说梦是美的,但是我却很少有美梦。中国文联出版社出了一本张中行先生写的《留梦集》,写了不少北京的旧事。我是无梦可“留”,我只好自己给自己用音乐编织一个梦吧!这是我想得到的却又得不到的梦,所以我才给它起了一个“追梦”的名字。不知如今的这一代年轻人能否了解我们这一代人这份对北京的情结呢?
     
     
      1、第一乐章《闹春》 8:30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在春天这个季节,桃花开了,柳絮飞了,湖水绿了,而我们该用怎样的心,点染那些芬芳的记忆呢?引子的开始也许像是胡琴在定弦,一切都在似乎漫不经心和并不刻意中就开始了。北京春天的小桃红和迎春花盛开,万物生机勃勃,是生命在又一次的孽生吗?音乐家的主题采用了一些京韵大鼓的素材,但节奏是12/8的,那旋律游走在这固定的节奏型中间,别有一番趣味。 乐曲素材源自京韵大鼓。其中的“闹”字颇有趣味,本以为“闹”就是人声嘈杂的喧闹,可是作曲家的理解更为深入,更有诗意。他在音乐中把这个「闹」字解释为严冬过后,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新生景象。春天的故宫御花园和北海内的桃花﹑迎春花争先盛开着,就在这春意盎然间,我们见到了新的生命;就在这春光明媚中,天地万象都在欢畅雀跃着,彷佛是京城少女青春芳华的形象(作曲家自述是以于红梅的形象而写的)。乐曲是如此的漫不经心﹑并不刻意的开始,却又将此“喧闹”描绘得惟妙惟肖。
      2、第二乐章《夏夜》 9:50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一盏清茗伴一晚凉夏,一池粉嫩映一空靛蓝。就在与荷轻言细语间,惹得温柔玉香,旖旎雍雅。那时北京的夏天是懒洋洋的,春耕已过,秋收未到。入夜后在北海泛舟,穿行在那荷花丛中。雨后荷叶上点点水珠,荷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萤火虫在四周飞来飞去。 乐曲素材源自京剧西皮慢板,定弦也是西皮的6-3弦。众所周知,北京的夏季是炎热的,而作曲家的音乐偏偏描述的是北京的夏夜。我们可以畅想一下,当夏日的喧华都已沉寂,静夜里吹来一阵清清爽爽的风。它不同于白日的那股炽热,更没有白日的喧扰,有的是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那荷叶散出了淡淡的清香,有着含而不露的婉媚,草丛间荧火虫莹莹飞舞,粒粒晶翠。人们摇动着蒲扇,暑意渐消,静静入眠…… 夏夜彷佛是如梦般的今昔对比,梦境甜美,而回忆昔日则令人凭添惆怅。
      3、第三乐章《金秋》 4:55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错过花季的宫女,手中轻摇着绢扇,坐在天阶银河之上,与秋天谈情说爱。 金秋是最好的时节,因为它是丰收的象征,这一点对于北京也不例外。在故宫后面的景山上,火红的柿子挂遍枝头,满园的菊花一片金黄。秋天带给人们的是收获的喜悦,就算是寂寞的后宫也能感受到这丰收的金色吧。乐曲素材为老北京曲艺单弦,独奏的二胡似乎在摹仿单弦中伴奏的三弦,也好像是西洋乐曲中的“无穷动”。该乐章不似第一乐章的漫不经心,也不似第二乐章的静静安然,而是用较快的节拍在跳跃﹑舞动。特别是中段说唱风格的中板,特色非常鲜明。继《长城随想》以后,久已不见如此酣畅痛快的二胡作品。
      4、第四乐章《除夕》 7:57  
      “除夕夜,欢语笑声中。处处飞花穿夜雨,家家刻烛待春风,腊酒正香浓。”冬日里,最美的是漫天飞雪。无数的白色小精灵,绽出六瓣的净白,嘻嘻嚷嚷地落入了凡间。它们用冰清玉洁﹑晶莹剔透为你我唤起心灵深处的纯洁。那时北京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除夕之夜,大雪纷飞。一家老小围聚在火炉旁,吃年夜饭,一起守夜。而孩子们更期待午夜的来临。一声爆竹划破夜空,一下子全京城沉浸在欢腾的爆竹的海洋中,新的一年来了。乐曲素材为京剧二簧,曲调神似第二乐章。冬天,珠江岸边的田野还像春天一样,而北京则已是冰天雪地。但在作曲家的音乐里,却用除夕之夜那份美好的团聚洗去原本属于冬的严寒。虽然,大雪在纷飞,但团聚的家人,围聚在火炉旁。小孩子们在一旁嬉戏着,老人们看着这群孩子,仿佛也年轻了起来。这份快乐不仅属于紫禁城,更多地是属于街巷里的百姓们。除夕,辞旧迎新之意。该乐章总结全曲,前半段是凛冽的冬夜,温暖的团圆,悲喜交错的复杂心情,而中间经过一个戏剧性的转折,则是“新的一年又来了”,给人以无穷的希望与联想。